智慧   創造   價值       知識   成就  未來

訪談 | 如何讓知識產權為中小企業註入發展活力?


訪談 | 如何讓知識產權為中小企業註入發展活力?


在今年的博鰲亞洲論壇期間,知識產權成為了各方關註的一個焦點話題。那麽作為創新主體的中小企業,如何更好地利用知識產權的保護和交易實現自身的發展?今天跟著主持人房遙來到海南國際知識產權交易中心尋求答案▼



如何讓知識產權為中小企業註入發展活力?


相較於大型企業 中小企業具備更強創新動力


保護力度小、參與意識弱:阻礙中小企業用好知識產權


用知識產權質押融資 解決中小企業融資難題


“知識”值多少錢?知識產權估值體系亟待建立!


建立知識產權二級市場 盤活知識產權多元化交易


明確知識產權權屬 讓轉化有動力


自貿港系列政策推動國際優質知識產權進入中國


亞洲與與世界各國知識產權合作潛力巨大



您覺得是中小企業更具備這種創新的活力,還是大企業更具備這種能力?

A

從我的理解來講,我認為是中小型企業更有創新的動力和活力。因為中小型企業面臨的競爭環境要遠遠列於大型企業,它要直接面對市場,並且它抗風險能力其實更弱,所以它需要緊盯市場需求,做出跟別人不一樣的地方,他要從競爭比較激烈的地方殺出一條活路來,它一定是需要通過創新的。大型企業從道理上來講,他們似乎更有雄厚的資本,也更有經費去做這件事情,但是如果你沒有給他一個刺激,他更願意保持住現有的市場,因為任何創新都會有失敗的風險。



您說中小企業才是知識產權中交易或者創造最活躍的一個主體,現在有哪些因素在制約中小企業,在知識產權交易方面或者在打造方面出現障礙?

A

我們國家對中小企業的保護力度現在還是偏弱的,特別是針對這種弱勢群體的保護力度,跟一些發達國家相比,我們還是有一些差距,比如說以美國為例,他更願意去保護弱者。


這樣的好處就是說中小企業去打侵權官司的時候,**,勝訴的可能性會更大;第二,獲得賠償數額可能會更高,因為海外還有懲罰性賠償,我們國家這兩年也通過修改專利法、著作權法,包括商標法都增加了存款性賠償,但是比如專利法是今年6月1號才生效,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小型企業打這個官司,成本會比較高,另外拖的時間也比較長。第三,就是你打贏了賠償力度也不是很大,所以這些方面限制了他的積極性。但是在海外有一些中小型企業收益會很大,因為一旦打贏了官司,它可能好幾倍的懲罰性賠償,那麽他可能通過打官司本身就賺到錢了。



除了您覺得保護力度還不夠之外還有沒有其他的因素?

A

還有一個就是人的意識問題,很多中小型企業說當前的任務是要“活下去”,我得在市場上拼殺出來,我哪有時間和精力、金錢,維護我的權利和申請專利這都是花錢的買賣。當然我們也看到目前國內一些中小企業,它的意識很強,並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比如說大疆公司,就是大學生創業,人家是一個從事很小的企業,但是我們之前研究過他在創業初期的時候就已經在做知識產權的布局,甚至是海外的知識產權布局。因為他當時的市場定位就很明確,不光是中國市場,還有比如說美國、歐洲、日本,所以它在發展初期,就已經在海外做了知識產權布局,在這種情況下,它就更方便於做大做強。

這也是成功的案例,就是如果你的意識到位的話,其實也是能夠更好地助力於你未來的發展,並且現在這種趨勢越來越明顯。不註重知識產權,不可能有一個長遠的健康的發展。



我們有什麽更好的方式,或如何強化相關的制度安排,能夠更好的去推動以上相關問題的這種化解。

A

**是繼續強化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只有保護的力度足夠大,讓那些有僥幸心理的、模仿、仿制的這種行為沒有生存空間。大家才會覺得既然去抄襲去模仿不可能做大,那麽**的生路就是做創新的時候,大家都會走上這條道路。



第二也確實需要針對中小型企業的困難來做一些制度性創新。比如說當前我們國家的中小型企業面臨幾個困難,就是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我有創新,但還需要去開拓市場,我需要把這個創意落實成一個具體的實施方案,這個過程是需要資金的。中小企業去融資很難,比如去銀行做貸款,缺少抵押擔保的內容。要去獲得風投,風投也要看你的發展前景,另外風投進來也不是沒有條件的,所以我們覺得可不可以把他手中的專利去做融資的工具,作為一個擔保。比如發展積壓融資類的產品,去幫助中小型企業利用手中的知識產權來獲得更多的投資。



在這個過程當中產生一個問題,比如銀行、投資方等,我怎麽來評價知識產權究竟值多少錢,未來的預期是多少,我才能夠決定我是否要投這個錢,要投多少,評價如何來完成呢?

A

目前沒有一個市場化的透明評價,就是說你知識產權到底值多少錢,你這專利到底值多少錢?你知道版權到底是多少,沒有一個相對客觀公正的評價機制,所以就導致說投資人說你的知識產權挺值錢,但是我覺得有懷疑。導致雙方不能在這件事達成共識對,所以這是一個很大的問題。



國外有沒有一些好的模式?

A

國外的解決思路,**他可以通過專業的第三方評估機構,保障它的權威性。這個保障跟我們的**區別在於,它有大量的數據支持。它有公開的市場,比如說購買專利或者是專利許可的一些數據支持,它有公開透明的司法的判決數據,並且很及時,比如說a公司告b公司,那麽這個信息很快就能知道b公司用了a公司的多少個專利,要多少錢,就能估算出來每個專利大概值多少錢,這個行業當中糾紛發生的概率有多大,這些都是指導你對知識產權評估的客觀指標和因素,我們國家沒有這樣的信息發布和收集的相關系統。




第二個問題,知識產權缺乏一個充分的二級市場。比如說你真的沒還錢,知識產權歸了銀行,銀行說我怎麽去變現,專利賣給誰,我拿這專利有啥用,我怎麽去通過二級市場把它賣掉,我再收回我的貸款成本?以上問題可以看出,缺乏一個二級市場也是個問題。在海外,就有相關的二級市場,比如它有很多的非實施主體,像俗稱的NPE,它不進行生產,也不進行研發,但是他拿著這些專利,去告別人,或者是跟別人收許可費,這種情況下他就把知識產權盤活了,有很多公司或者高校說我只是擅長做研發,但是我並不擅長於去把它實施起來。那麽這些NPE就把這個專利從高校收上來,去幫你找人實施,然後他如果不交錢,我還可以去告他,最終我掙了錢給你分,那麽這個就是一個二級市場的交易。還有一些公司在不斷發展的過程中,它是要淘汰落後產能的,那麽我的這些技術已經過時了,這個產品我可能不生產了,但是這些專利我也不想讓他失去價值,我就可以賣給NPE,或者許可他去幫我繼續運營,收許可費或者告別人,掙了錢跟我分,這樣我的公司雖然轉型了,但是我過去的這些知識產權它仍然是有價值的,這就形成一個良性的二級市場。



您剛才也提到有些高校包括一些科研機構手中有很多的知識產權,其實這些知識產權他們可能很少具備自我轉化的能力,但是有的企業就需要這些知識產權,那麽接下來我們如何暢通這個渠道,能夠讓更多的企業從知識產權的交易當中實現自身企業的發展。

A

這也是幾個方面的制約因素,一個是權屬問題,比如說高校包括一些科研單位,它的很多科技成果是國家資助的,或者是某個什麽項目資助的,那麽這個資金來源是國家,那麽你做出來的創新科技成果歸誰,產生的專利歸誰?權屬問題不解決,就算是歸了大學,大學掙了錢以後怎麽分配,你給國家交多少,你給這些科研人員分多少,這些問題不解決的話,大家都沒有動力。




Q

覺得有什麽樣好的解決方案呢?

A

這個可以借鑒是美國的《拜杜法案》。**,聯邦政府出資的這種科研成果,可以歸高校所有,但是政府出資,政府保留免費實施的權利。第二,你掙了錢以後,要有一個分配機制,比如說你可以給研究人員作為回報,所以他把權屬明確了之後,當時的美國很多高校就成立了轉化的辦公室,就專門去運營科技成果,學校也有掙錢分配的權利,他就去成立這種機構,就成立產生了很多的NPE,進行成果轉化給他,那麽我收取相應的費用,掙了這個錢以後,他再去跟這些研發人員去進行分配。



海南作為知識產權保護,未來可能是一個先行區或試驗區,在更好地引進國際知識產權,進入海南市場,服務於中小企業這方面做了一些什麽樣的這種政策和市場上的布局?


A

我認為還是做了很多前期的規劃的,比如說《自貿港總體方案》當中提出來要建海南國際資產交易所,要在稅收、外匯做創新,包括要規範探索知識產權證券化,我覺得這個是我們《總體方案》當中對於知識產權的一些描述和定義。

它這裏也強調說,知識產權的交易場所的設立,是作為海南建設自貿港的一個先導性項目,這種項目的成立可以幫助海南需要資金、人才、技術的引進提供一些支撐和服務。

包括我們的稅收的政策,外匯的政策等這些方面的政策優惠能夠落地的話,就有助於海外的一些優質的知識產權運營機構也會選擇到海南來,因為這地方稅收低,它運營成本低,包括資金流動也相對比較方便,這樣子就形成了一個知識產權的集散地,相應的海南所需要的一些技術,就可以通過集散地能夠獲得,所以這個也不光服務於海南當地,可能還服務於中國的其他的地區。



我們把視野放的更大一些,跳出海南放到亞洲,我們知道各個區域知識產權發展的水平或者階段都是不太一樣的。那麽放到亞洲地區來講,您覺得亞洲和世界其他國家在知識產權合作方面有著什麽樣的一種合作的潛力和可能性呢?

A

我覺得潛力還是非常大的,因為總體而言亞洲是這個世界主要制造業的聚集區,就是所謂的世界工廠,像中國及東南亞的相關國家,這樣一個產業鏈的定位,就會導致生產的過程中,你是需要很多技術支撐的,那麽很多技術又來源於亞洲之外,比如美國、歐洲的很多國家,它有基礎性的一些技術,那麽你要把這個產品生產出來,你就必須獲得人家的許可。所以就形成了一方面是美歐的這種技術的供給,二方面亞洲就是技術的受讓,我需要獲得你的技術,獲得你的同意,我才能夠把這個產品生產出來在。



正常的狀態下,這種模式看似是沒有什麽問題的,有買有賣你有需求,我有供給。但如果說一旦國際形勢發生一些復雜的變化的情況之下,會不會也產生一部分我們的知識產權現在的卡脖子的問題,知識產權引進和知識產權自主創新,兩者我們該如何做好平衡呢?

A

最核心的當然是你要提升你自己的創造力,去找一些替代性的技術。這裏就是金融工具要跟上,我要有資金來支持我去做創新,因為創新是需要大量投資的,創新也是有很大風險的,不是100%都成功,所以這個是如何利用知識產權作為媒介,讓資本進入到創新行業,這是一方面。

還有一個方面,增強我們這些需要獲得技術的被許可方的談判能力,就是說我不是被動的,如果你單打獨鬥去跟對方說,我想談個許可,或者我想買你的技術,對方可能不理你,或者可能漫天要價,因為沒有啥談判籌碼,所以這種情況下,我們就要想辦法增強他的談判能力。我們也提出一個理念,就是讓知識產權入場交易,這樣的入場交易,就可以匯集大家所有需要獲得技術的人說我們抱團,我們一起去跟技術的供給者或者知識產權的權利人談判,這種打包就更加有議價能力了。



來源於:海南新聞頻道



網   址:www.hkipab.com 郵   箱:hkwipx@163.com
電   話:400-181-9882